首頁 >> 運營管理 >>運營管理 >>市場觀察 >> 中移雄研:數字政府建設模式與推廣路徑分析
详细内容

中移雄研:數字政府建設模式與推廣路徑分析

时间:2022-04-08     

       數字政府建設的本質是制度重塑、流程再造。從各地實踐來看,借助科技企業力量推進數字政府建設、運營已經成為政府的普遍選擇。省級數字政府建設的推廣路徑,建議頂層設計先行,地方領導高度重視和高位推動,并建立完善的、精細化的運營管理機制。

圖片17.png

1、我國數字政府建設路徑

1.1 頂層設計開局

建設數字政府、數字社會是新時代國家及省信息化發展的重大戰略。中共中央高度重視政務信息化與數字化建設,2022年以來陸續出臺《“十四五”推進國家政務信息化》等一系列政策,為“十四五”期間推進我國數字政府建設提出了要求,指明了方向。

多年來,數字政府頂層設計引起了各地各級政府高度重視,到2022年初,山東、浙江、廣東、北京、甘肅、遼寧等若干省份印發省級數字政府建設實施方案、總體規劃、“一網通辦”實施方案等一系列政策規劃,另有上海、浙江、江蘇、遼寧、湖北、廣西等若干省份發布數字化轉型或數字經濟發展規劃,其中提及數字政府建設要求,為數字政府發展營造良好的政策環境。

1.2 機制改革推動

數字政府建設的本質是制度重塑、流程再造。制度重塑是因組織的自我變革和外部環境條件發生重大變化,對法律法規和規章規定的職權責任體系和運行方式進行調整和重建,并進一步對組織機構、職能設置、責任人以及相互關系進行創新的過程。流程再造是要以政務流程再造為核心,技術為輔助。政務流程再造是部門合作無縫化的根本。條與條間的流程再造以厘清權責為核心,沉淀大數據,按照權利運行的程序等繪制行政權力運行辦公流程圖。塊與塊間的流程再造,以網絡化為手段,優化上下級事權分配,實現各級政府事權劃分法治化。

截至2022年初,已有至少22個省、直轄市、自治區設立了大數據管理機構。通過機構改革,實現數字政府管理權責的統一,為數字政府統一建設掃清體制機制障礙。在統籌推進數字政府建設的省份,還會成立由省級領導牽頭統籌的數字政府建設領導小組,協調各部門開展建設工作。

1.3 建設模式創新

從各地實踐來看,借助科技企業力量推進數字政府建設、運營已經成為政府的普遍選擇。包含廣東、貴州、河南、廣西、山西等在內大部分省份都采取了“管運分離”的管理模式,由政府主管部門負責數字政府頂層設計、法規制度、督查評估等管理工作,運營企業負責平臺建設與日常維護等運營工作。例如,浙江省成立數字浙江技術運營有限公司,負責全省數字政府建設運營。組建模式上,數字浙江由阿里巴巴持股49%,國資持股51%,保持國有控股屬性的同時最大程度借助科技企業力量。

2、數字政府建設典型模式分析

本文從運作方式和建設內容兩方面分析浙江省及甘肅省建設模式。

2.1 浙江模式:由點到面全面鋪開,流程再造先行

浙江省是全國首個信息經濟示范區,先后承擔國家電子政務綜合試點、公共信息資源開放試點、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試點等多個數字領域國家級試點任務。近年來,浙江省以“互聯網+政務服務”為抓手,持續推進政務服務和社會治理領域的數字化轉型。2018年省政府出臺《浙江省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 推進政府數字化轉型工作總體方案》,提出以“最多跑一次”改革為總牽引,聚焦“掌上辦事之省”和“掌上辦公之省”建設目標,2021年省政府出臺《浙江省數字政府建設“十四五”規劃》,明確要打造機關效能最強省、政務服務滿意省、數智治理先行省、智慧監管引領省,聚焦全面實現依申請政務服務事項“一網通辦”和提升協同辦公水平的建設目標。

浙江數字政府采用“政府牽引+社會參與”的建設運營模式,充分發揮政府的引導與管理作用以及企業的技術積累與沉淀優勢。2018年,通過組建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進一步加強互聯網與政務服務的深度融合,統籌管理公共數據資源和電子政務,進一步助推“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政府數字化轉型。同時,與阿里巴巴深度合作,合力建設“政務服務中臺”產品,共同打造“掌上辦事、掌上辦公”之省。2019年,阿里巴巴集團、浙江金融控股集團、浙江日報報業集團、浙江廣播電視集團共同出資成立數字浙江技術運營有限公司,作為一家國資控股的混合所有制公司,充分利用互聯網的先進技術的同時,也能深刻理解政府服務流程,有效助力數字浙江建設和區域數字產業發展。

浙江省數字政府建設包括“四橫三縱”7大體系!八臋M”分別是全面覆蓋政府職能的數字化業務應用體系和全省共建共享的應用支撐體系、數據資源體系、基礎設施體系,是政府數字化轉型系統工程的主體框架;“三縱”分別是政策制度體系、標準規范體系、組織保障體系,是政府數字化轉型的體制機制保障。

2.2 甘肅模式:自上而下統籌建設,平臺建設先行

近年來,甘肅省積極解決現階段普遍存在的頂層設計和統籌規劃不足、系統研究和整體推進滯后、沒有有效的系統集成等問題,雖然在數字政府方面的建設取得一定進展,但與先進省份相比還存在較大的差距。為進一步科學務實、健康有序地推進全省數字政府建設,甘肅省結合本省實際,先后制定《甘肅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甘肅省“上云用數賦智”行動方案(2020—2025年)》、《甘肅省數字政府建設總體規劃(2021-2025年)》等政策規劃文件,明確要建成“全國一流、中西部領先”的服務型數字政府,為甘肅省數字政府的發展提供方向指導。

甘肅省數字政府按照“統分結合”的原則分級建設,省市兩級強化基礎支撐,與國家平臺互聯互通,實現數據按需共享、應用全面協同,構建省市縣鄉村五級一體化數字政府。整體是省上負責定標準規范、建基礎支撐、抓考核評估;市州負責建分級平臺、享省級支撐、創特色應用;縣區及以下以用為主、服務下沉、能力穿透。

甘肅省堅持全省數字政府建設“一盤棋”工作機制,構建甘肅省數字政府“12345+N”總體架構,即“一條發展主線”、“兩個架構”、“一網通辦/一網統管/一網協同三個鏈條”、“甘快辦/甘政通/12345熱線/不來即享4個特色品牌”、省市縣鄉村五級貫通、N個應用。

3、省級數字政府建設推廣路徑建議

一是頂層設計先行。

無論是五年總體規劃還是三年行動計劃亦或是項目節點的建設方案都需要貫徹頂層設計,尤其在項目統籌、融合發展上,唯有做好這些主題領域的頂層設計,才能更好促進增量開發、迭代升級。

二是數字政府規劃的落實需要地方領導高度重視和高位推動。

數字政府建設是“一把手”工程,考驗審時度勢能力,是否能把握政府治理能力升級的時代趨勢;考驗高位協調能力,是否能合理統籌人力資源、經濟資源和社會資源開展數字化變革。

三是數字政府建設運行需要建立完善的、精細化的運營管理機制。

主要措施有:針對各平臺的運行維護、業務運營、質量管理建立完善的運營管理制度,運營公司為各類平臺建設提供高質量運營服務;成立數字政府運營服務組織機構、培養并引進專業運營人才,為發揮數字政府最大效能提供保障;建立完善的數字政府建設運營情況考核指標,為科學評價數字政府建設效果、運營情況等提供重要依據;建立以服務成果、服務質量為導向的結算模式,從而有效提升數字政府整體運營效能。

來源:中移雄研


囗交50个动态图